电脑室里的第一次。

我叫张梦,我有一个对我很好的男朋友,叫做孔严。 我们交往了三年了,恰巧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 今年十六岁。 或许会说我们十三岁就开始交往实在不对, 但是我们可谓是纯爱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。 自然,我相信孔严或许是很想上我的,毕竟这是男人的天性, 我是个开明的女生我并不介意他性幻想我。 这三年来,有吵架,但更多的是腻歪。 这一天,孔严那班要做一份报告,他没做完, 所以去了电脑室。 我自然是陪着他了。 学校有两个电脑室,一个二楼,一个三楼。 二楼的电脑是最新设备,三楼的比起二楼的来说就显旧了, 所以三楼的并没有什么人去。 二楼的电脑室宽敞,所以经常有许多人去, 但依旧有空位。 可是孔严不喜欢吵闹,所以都是经常去三楼的。 偶尔三楼的电脑室也有人,可是今天只有我们俩。 我做在他大腿上,他比我高一个头,所以我并不会挡着他的视线。 可是我对于那报告的内容没有兴趣,便趴在桌子上睡了, 迷煳之中听到孔严“怎么突然自动打了一些字呢奇怪。” 那一刻我还是有点清醒的,我感受得到其实我的胸部是压在键盘上了。 孔严的手在键盘上摸索着,突然就碰到了我的胸部了。 “啊……” “对不起……”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 我勐地起来转头看着孔严。 无人的房间、身体的触碰、三年的感情……热情就是这么一触即发。 就算孔严做了什么,我也不会后悔。 更何况,也可以算是我主动了。 我那时主动吻住了他,他停下了打字的手, 搂住我的腰然后把一只手滑进我的衣服里,在我背上摸索着。 我没有经历过这些,所以我只感觉一阵的瘙痒在背后传开。 奇异的感觉,而孔严的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, 按了在某处。 隔着两层衣物也能感觉到的滚烫,我只是用猜就知道是什么了。 孔严的手不知道何时滑到前面,握住了我的胸。 我的胸并不小,他一只手是抓不拢的。 在他的手的摩擦之下,我能感觉到胸口的花蕾开始绽放, 那种酥麻的感觉甚至麻痹了我的思想。 原本我的手是一动不动地按在那里,但我的手已经开始游移着, 甚至解开了他的裤腰带扯下他的裤子和内裤。 我的手紧握着肉棒,却不知如何是好。 我的衣服也不知何时被解开了只剩内衣裤, 他一只手揉着我的胸口另一只手却探进我的内裤之中揉捏着。 “啊……” 那是一种想抗拒又想继续的感觉, 加上胸口的刺激我双眼迷离,看着他的脸庞远离。 他的手扯着我的内衣,显然不知道该怎么解开, 我把一只手绕到后面单手解开了我的内衣。 我不知道此时我是多么风情万种,我只知道我全身上下只剩下内裤了。 两只手分别按着我的肩膀,把我推到桌子上。 一只手湿湿的,另一只却是干的,我流水了吗我居然感觉不到。 我只知道我很想要…… “唔……” 他靠上来, 含住了我的那花蕾我的两只手情不自禁地抓着他手臂, 感觉到下体的一股骚动我只好在他大腿上磨蹭着。 而仔细一看,他的肉棒有十七厘米吧,很粗, 我不知道在我体内会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,应该很舒服吧。 “我可以吗”在我胸口打了一圈,甚至左胸上已经留下了吻痕, 他看着我在征求我的意见。 他,一如既往地听我话。 “可……可以……” 我也不知道我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, 他放佛得到了命令举起我双腿,把我内裤褪下, 然后把我抱紧尝试着进入。 在洞口摩擦着却进不去,我此刻终于感觉得到水逐渐流出了。 终于,他开始进入了。 “哈……” 那鼓涨的感觉只有一点点, 我却异常满足。 “嘶……”但下一秒,却有点疼。 “疼吗” 我知道他很想,可他疼惜我。 “没……没关……系……” 欲望战胜了害怕, 因为他的犹豫我直接用力坐了下去。 “好痛!”我抓紧他的手,但他的理智或许随着进入已经开始失去了。 一下一下,开始有点生疏,然后越来越快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……舒服啊……爱……爱……爱死你……” 我开始语无伦次了, 没想到孔严这么厉害他手上依旧揉着我的胸, 很快一股奇妙的感觉升腾而起,他轻含我的耳垂, 更加加大了我的感受。 水流到他的裤子上,他却毫不在意,一下一下地顶着我的花蕊。 “哗……” 我无力地靠在他身上,他继续着, 可我……已经没了力气。

上一篇:对校花的胸部负责任。 下一篇:火车上乘务员的特殊服务。